退役运动员任体育教师值得探索

近年来,学校体育越来越受重视,但受困于教师资格、编制等问题,体育教师尤其是具备专业专项能力的体育教师仍很欠缺。在各方积极努力下,退役运动员进校园担任体育教师、教练员成为破解“双向互需”瓶颈制约的有效探索。日前,四川男排退役运动员毕显皓便通过成都天府新区体育教师共享中心进入中学授课,由运动员成功转型为体育教师。

退役运动员进入学校担任体育教师,对于学校专项体育运动的发展显然会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以毕显皓为例,他退役前所在的四川男排曾获全国锦标赛冠军,可见专业能力的强悍。这对于学校打造特色运动项目具有了优势条件。对于退役运动员来说,能够进入学校从事体育教育,相当于延长了自己的运动生命,发挥了自己的专业特长,也解决了退役运动员的后顾之忧。

但是,目前退役运动员进入学校担任体育教师还有两方面尴尬的地方:一是教师资格问题,二是编制问题。教育属于特殊行业,持证上岗是基本要求。退役运动员进入学校担任体育教师,先要解决教师资格证问题。从目前的探索来看,江苏的做法值得称赞。一方面,不断提高运动员整体文化素质;另一方面,相关部门组织了有针对性的培训,帮助退役运动员通过教师资格考试。在去年底举行的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统考中,47位退役运动员参加笔试,其中19人通过。

山东进行的探索,是在全省各级各类中小学、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和高等院校增设体育教练员专业技术岗位,学校体育教练员职称纳入体育专业人员职称系列,学校体育教练员从业不需要教师资格证。这为退役运动员进入学校打开了方便之门。而从2023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明确指出,学校可以设立体育教练员岗位;学校优先聘用符合相关条件的优秀退役运动员从事学校体育教学、训练活动。这将极大推动退役运动员进校园的进程,也为体教融合工作带来新的利好。

教师资格问题解决之后,编制问题就成为一个重要问题。中小学教师编制是有限额的,如果学校设置体育教练员岗位,就会给学校教师人事编制带来结构性变化。如何解决这一个问题,需要更多部门之间的协调。

还有一个必须重视的现实,在接收退役运动员上,部分学校主动性不足。这方面除了学科结构性缺编、体育教练教师课外训练工作量与带训学生体育比赛成绩认定等难题之外,还在于学校体育工作是全面的。专业能力强固然值得欣喜,但如果缺乏全面的体育教学和管理能力,并不能适应学校的体育教学工作。对于规模较小的学校来说尤其如此,接收的退役运动员如果占用了编制,却不能承担体育教师的全部工作,这些学校自然会有抵触心理。所以,提高退役运动员的教育教学水平和管理能力,也是不可忽视的。

总之,尽管还存在不少现实问题,但是退役运动员担任体育教师仍然值得探索,当前要做的就是找出解决相关问题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