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体》:让年轻人争当“接盘侠”的魔力运动

《共同“体”》是中国之声决胜时刻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以“求同存异,聊聊大家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话题”为口号,每周一期,逢周五晚上10:00于中国之声《决胜时刻》栏目期间播出。

第75期节目,聊聊近期在社交网络和年轻群体中火速走红的“时尚运动”飞盘。参与的“闲话者”是中国之声记者张闻,篮球评论员李天宇,体育大生意大湾区产业总监谭力文。

张闻:本周又是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我看到力文之前写了一篇关于飞盘的深度报道,然后看到天宇的微信头像就是在玩飞盘,我自己也正准备入坑飞盘。我们三人一拍即合,本周聊一聊飞盘这项新兴运动。目前我和力文都是小白,先问问天宇,飞盘究竟怎样玩?

李天宇:飞盘的正式比赛是7对7赛制,日常玩的线人都可以。单独一个人也可以练习。规则方面,我们可以把它简单地看成“没有身体接触的橄榄球”。队员通过传接盘,把盘传进得分区就能得分。比赛过程中,队员接盘后双脚不能移动,也就是说传盘的时候你不能走、不能跑。

张闻:我去年从脱口秀段子第一次听说飞盘:有人以飞盘训练是训练狗叼飞盘,到现场才发现是玩飞盘的人在训练。后来我又在小红书上看到很有用户晒飞盘穿搭,了解到运动背后的时尚、社交属性。今年开春的时候,我发现家附近的大草坪上有越来越多人传盘,对飞盘就更加好奇。力文,您是怎样对飞盘产生兴趣的?

谭力文:我也是比较重度的小红书用户,最近看到其他用户晒运动照片,飞盘出现的频率在增加。我同时也比较喜欢潮流,而飞盘正好是一项结合很多潮流元素的运动,小红书直接把它归类到潮流生活而不是体育运动的标签下。所以我慢慢开始想了解飞盘运动。了解之后发现它还挺适合自己,相对足球、篮球没那么容易受伤,给人一种很自由、轻盈的感觉。

张闻:我上周差点第一次去玩飞盘,但是朋友说我手眼协调性、耐力都不行。就算我平时在健身房里算是体能不错的女生,去跟朋友他们玩也仍然是最弱一环,玩不到一块儿。天宇,究竟飞盘是像朋友所说不容易上手,还是像力文所说是个轻盈的项目?

李天宇:在我看来飞盘是一个入门门槛很低的运动,是真正意义上的“只要有手就能玩”。我看过很多新人,玩一次就入坑了,持续参与后续的活动。玩过一阵子之后想往更高的阶段走,就有竞技飞盘,意味着打正式比赛。

所以这项运动有休闲和竞技两个方面。究竟适不适合玩飞盘,要看目标是什么。如果是想跑一跑、出身汗,为了开心、为了社交,那尽管去参加各种俱乐部的飞盘活动。你不需要在乎一起玩的人是什么水平,尽情享受就行。

如果之后有更高的追求,不是只当成一项爱好,那就要付出更多。例如锻炼好基本功、进行更高级的训练、了解各种战术。总体而言要花更多时间,往竞技飞盘的路去走。

张闻:开玩笑说,我把自己当作“叼飞盘的小狗”,跑一跑、接一接盘,那还挺容易上手。要是把自己当一个“人”、以运动员标准来要求自己,这就比较难了。是这样吗?

李天宇:确实很多入门新手像主持人所说,平时参与很多其他运动,但不一定能玩好飞盘。运动飞盘涉及到传盘、接盘等基本功,还有跑动走位的思维,非常需要动脑子去玩。我和很多比我年轻,体力、身体素质比我好的高中生打过盘。他们跑得快、跳得高,但如果对场上形势的认识不够清晰,就容易乱跑,无谓地消耗体力。相对于依赖身体素质,玩飞盘有时候更需要头脑。你要观察局势,非常清楚下一步跑到什么的位置等等。

李天宇:我觉得一方面是像力文所说,没有身体接触,受伤概率低一些。虽然也有受伤的可能,例如我自己因为跑动比较积极拉伤过大腿。

另一方面是它的社交效果。我们男生比较喜欢的篮球、足球,一般都是跟相熟的人玩,来来去去是同一批人。但玩飞盘常常遇到第一次认识的朋友,玩的过程中要很快了解对方的水平、状态,和对方建立默契,交流的效率很高。我玩了飞盘几个月,就结交到很多新朋友。长期以来,我拓展个人社交圈子的效率并不高,而玩飞盘成为了一个改变这种状态的媒介。

张闻:我们也看到,飞盘的魅力通过社交网络的数据有所反馈。力文能不能介绍一下?

谭力文:在小红书上关于飞盘的笔记分享已经超过4万篇。这个数据增长得很快,今年1月,小红书发布“2022十大生活趋势板”,飞盘内容的发布量同比增长6倍。

张闻:我听其他播客介绍,飞盘背后还有飞盘文化,是吸引很多女孩子入坑的原因。这项运动会不断给你一些正向的情感,例如无论你表现怎样,一起玩的人都会鼓励你“Nice try”(很好的尝试),会说“好盘”。飞盘文化具体是什么?

李天宇:确实像主持人说,这项运动一定程度上对女生比较友好。尤其是飞盘有男女子混合的比赛形式,一支队伍里面7个队员,每队的男女比例一样,体现出这项运动主张不同性别的人一起参加比赛。我觉得这是很多女生快速加入飞盘运动的重要原因。

另外所谓的飞盘文化,很重要的内涵就是主持人说的鼓励精神。我们把场边观战、没上场的人叫做“Sideline”。Sideline会带给比赛很好的气氛,无论场上队员出现失误,还是传出特别棒的盘、打出特别好的配合,大家都会欢呼。还会有Sideline冲进场里和队友击掌庆祝。无论在场上场下,大家都融入一种积极的氛围,不会互相埋怨,说对方没传好、没跑到位。在很多玩飞盘的场合都会出现队员水平参差不齐的情况,但只要参加活动的人在场上尽全力发挥、做好防守,场下不断给队友加油,就会获得大家的信任和认可。

张闻:我最好奇的是飞盘通常没有裁判,场上出现争议时需要大家协商解决。这不会产生不愉快吗?

李天宇:飞盘没有裁判,而是设置一个叫“观察员”的角色。平时业余比赛中,每队一个观察员负责协商争议,例如有没有走步、身体接触。协商不是比嗓门大,而是依次说出自己的看法——为什么我认为刚才的动作犯规、为什么我认为没有犯规。这体现的是另一项飞盘精神——自我约束、公平公正。大家不要撒谎,就事论事。

谭力文:价钱实惠的飞盘——例如迪卡侬的——才29块钱。手套之类的装备也差不多价钱。鞋子的话,平时爱踢足球的人可以直接用足球鞋,因为主要是在草地上玩。不踢球的话穿日常的运动鞋也可以。整体大概投入两百多块就能让你体验到一项既有乐趣、又能社交、还能学到新技能的运动。

谭力文:飞盘俱乐部支付完场地、教练、器材的费用,以及扣除提供飞盘、手套、摄影等附加服务的种种成本后,一场飞盘活动的净利润只有1000块钱左右。按现在国内比较火的俱乐部一周五场活动来算,一个俱乐部月收入在2-3万左右。俱乐部的团队肯定不止一个人,每人分配的利润不会太多。所以现在看上去飞盘正在走红,但是组织者确实暂时不挣钱。要这项运动慢慢成长起来,才有可能出现较大的商机。

李天宇:我俱乐部的教练就玩了十多年,以前还是国家队选手。在他们看来,爆红是挺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也向我透露过一些担忧。整个市场目前还不是很规范,例如有人刚打飞盘没多久,了解不多就组建俱乐部甚至教学。每个俱乐部的教练资质、教学质量的差异会比较大。俱乐部的收费也没有一个统一标准,有的在我们看来费用高得不合理,但仍然有人去。这些不规范的情况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不知道会不会导致当风口过去后,这项运动又回到原点。

张闻:您说这个情况正好让我想到,露营、滑板、冲浪等一系列大家认为比较“潮”的运动,好像都是同一批人玩。风潮过去之后,他们马上就去追下一项走红的运动。这使得不少小众运动既没有走向大众、也没有走向分众。这是小众运动存在的痛点吗?

李天宇:我觉得要看我们怎么展望飞盘运动的未来走向。它是成为竞技运动还是潮流运动?如果它始终处于一个与潮流运动、街头文化融合的状态下,那么现在这样野蛮生长其实没太大问题。但如果说以后想发展成竞技运动,要商业化、市场化,要形成职业联赛体系,那发展方式肯定要有变化。现在世界飞盘联合会也在积极谋求让飞盘进入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真到那一天,飞盘在国内乃至全世界应该会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张闻:现在疫情反复,出外旅游比较困难,接触野外大自然的机会也没有以前多。飞盘能让我们在户外跑一跑,出出汗,再加上我们对社交的天然强需求,也许会让飞盘运动更火爆。我们知道天宇在上海,祝福您和俱乐部的队友们早日在线下见面,早日恢复到正常训练中,早日好好玩一场飞盘。也希望大家都有这样的机会。非常感谢今天两位参与节目,我们下期再会。

排斥新事物或新思想,是一个人衰老的表现。所以面对飞盘,我只能假装年轻了么?!

有运动能力的会玩不了飞盘?搞笑吧,你叫玩飞盘的去踢足球估计能踩到球摔一跤,打篮球被篮球砸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