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首项斯诺克国际赛季落幕为体育“复工”树立安全标杆

北京时间6月12日晨,新冠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下举办的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首项有影响力的体育赛事——斯诺克冠军联赛在英格兰中部城市米尔顿·凯恩斯的马歇尔竞技场落下帷幕。来自非传统斯诺克台球运动强国的比利时25岁选手布雷切尔最终夺冠。这项斯诺克赛事复工之后的首项赛事,比起夺冠者本身以及赛事的水平和成绩,其安全和健康保障措施更引发了各方高度关注,为这一特殊时期举办斯诺克乃至其他体育竞技赛事树立了标杆。

从3月份直布罗陀公开赛之后,全球斯诺克赛事就陷入到了停摆状态之中,球员们都在家自我隔离。以中国斯诺克代表球手、“一哥”丁俊晖为例,在3月中旬的斯诺克巡回锦标赛被紧急叫停后,他就几经辗转返回了国内,进入休假调整状态,并未参加此次的冠军联赛。而根据6月12日凌晨世界斯诺克官方发表的声明来看,身在中国北京的丁俊晖,已决定不前往英国参加6月20日开始的世界斯诺克巡回赛。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与英国政府合作,已为丁俊晖顺利参加比赛提供了途径,同时遵守目前到达英国的入境人员的检疫要求。但是丁俊晖已决定,为安全起见避免长时间旅行,现阶段仍留在中国。

再比如“75三杰”之一的“金左手”马克·威廉姆斯,也是以担心健康状况不能受到保障为由放弃参加斯诺克冠军联赛。显然,在疫情没有得到完全控制,特别是英国在欧洲属于疫情严重扩散地区的情况下,球手们的担心和忧虑是非常正常可以理解的。

当然,冠军联赛的赛事主办方为了能够让比赛顺利进行,确实付出了很多努力,制定了很多非常措施。比如,布雷切尔的夺冠仪式就很特殊,也很孤独,甚至无人为他颁发奖杯和进行热烈的祝贺。奖杯就放在台子上,需要冠军得主自己把它举起来,这是为了防止人与人之间的密切接触,这一幕很像古玩交易中对于易碎瓷器的鉴赏过程,就是“不能过手”,摔碎了的话责任清晰。观众席上更是空空荡荡的,没有掌声没有喝彩,看起来有些孤寂,但确实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仅是闭幕和颁奖仪式,该项赛事更像是在一个精心打造的“泡沫”中进行,选手和工作人员都接受了详细的病毒检测,连同参赛选手、裁判员、工作人员在内的116人经核酸检测后全部阴性。比赛中,选手之间不能相互握手,就连架杆也不能由裁判传递,要由选手自取,闭门比赛也没有观众,完全空场,一切都是新鲜的尝试,好在赛事取得了成功。

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总裁巴里·赫恩在详解冠军联赛的安全、健康保障措施时说:“我们大概在6、7周之前就开始策划了,建立了一套流程,确保球员、员工、承包商、电视团队及所有相关人员的安全。这些工作有点耗时,然后我们开始和心存疑虑、不敢离家的球员交流,确保他们的安全是我们的工作重点。能够让每一位参与者放松下来是个难题,显然我们已打造出力所能及的最安全的环境,再往大了说,这个环境条件的安全性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算得上是首屈一指。当然我们也很走运,因为斯诺克是一项能遵守社交距离规则的运动。我们在马歇尔竞技场,那里就有酒店,而且只对我们的赛事人员开放。你到地方一下车就会直接被带去隔离,接受病毒检测后直接带你去酒店房间——提前72小时做过消杀清洁,在第二天病毒检测结果出来前,你连屋都不能出。检测结果阴性才能去参赛,如果是阳性就会被遣送走,不允许再返回该地。从厨房工作人员到清洁工,每个人都要接受测试,整整11天的赛期都要在场馆周边,保持隔离状态。所以只要确保建筑内每个人都没有病毒,并确保他们与世隔绝,任何人不管出于任何原因都不能离开建筑,就打造出一个完全安全的环境。”

应该说,世界斯诺克主办方方面确实是竭尽全力的为赛事的顺利进行和保证球员的健康付出了很多,他们所实行的措施也确实值得今后的斯诺克或者其他赛事进行借鉴。但在这种谨小慎微的情况下仍然有球手心怀疑虑,比如斯诺克天才罗尼·奥沙利文,他甚至不会食用酒店提供的任何食物,完全是“自带干粮”,除了比赛就是每天把自己囚禁在酒店房间中,经常是十几个小时足不出户,这也造成了他在精神上的紧张和竞技状态的下滑。

无论如何,冠军联赛的顺利举办,为斯诺克赛事乃至其他体育比赛的复工提供了很多可以借鉴的经验,也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世界斯诺克举办世锦赛的决心,尤其是在世锦赛已经从4月份延期至7月底、八月初的情况下。世界台联主席杰森·弗格森近日曾对英国媒体表示:“我们最重大的任务就是确保每一位球员可以顺利回归克鲁斯堡剧院,如果世锦赛能在7月底开战,我们就必须考虑这些球员的行程问题,以及如何隔离。我们有最专业的团队,可以做好这些事情。”弗格森还着重谈到了世锦赛参赛选手中的主力军——中国球员的问题,“我们有22位球员现在人在中国,也许可以让他们乘坐同一个航班回来,然后再一起进行隔离。我们也会尝试和各国政府沟通,针对海外球员的14天隔离规定找到一个安全有效的解决办法。”

在无观众并对参赛者进行严格限制的情况下进行的大型斯诺克赛事近年来还是首次,这次斯诺克冠军联赛的举办受到了广泛关注,而不仅仅只是小范围斯诺克爱好者的关心。本次比赛带给了人们多重积极的意义,为这一特殊时期举办斯诺克乃至其他体育竞技赛事树立了榜样。